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主页 > 藏传佛教 > 佛学文库 >
六臂玛哈嘎拉(贡保祥周)图解
  时间:2015-05-25 10:43 来源:www.qhguanghuisi.com 作者:青海大通广惠寺
更多

六臂玛哈嘎拉(Mahagala)又名大黑天,贡保祥周密宗佛教之众护法之首。全身青黑,威武神勇,是千手千眼十一面观世音在降魔时呈现的忿怒相,其中以六臂大黑天为此神圆满相。如此狰狞面目,形容猛厉的护法神,可能让人望而生畏。此次我们斗胆走近,试想它身上的细节会是怎样一番天地呢?

胸前左手持『嘎巴拉碗』[嘎巴拉]是西藏人骨制品的俗称,藏密佛教取其“死生无常”之意,骨材多为圆寂高僧喇嘛的遗骨。嘎巴拉碗由头盖骨制成。多多观察唐卡,你会发现碗内液体汹涌沸腾,象征红色菩提心露的燃烧滴沥。修习“方法”和“智慧”时,血还会呈顺、逆时针方向旋转,而旋转(藏语:Vkhyil)在佛教中与大乐相关联,盈血嘎巴拉碗正代表神的心(白色颅骨)内盈大愉悦(红色鲜血)。想来也对,如梦一场的肉身的确受制于无常的悲喜,此即“智慧”。

胸前右手握『金刚钺刀』与“智慧”之碗相配合的右手。佛家认为“智慧”需要“方法”的指引,月形而尖利的金刚钺刀,作为“方法”武器,可斩断邪恶之敌的命脉、人类生而有的欲望,如贪、嗔、痴、慢、疑、恶见此六种根本烦恼,助修行者进入化境。将此法器置于嘎巴拉碗上方,意图鲜明:将“方法”与“智慧”结合。

上左手挟『三叉戟』先放下法器不谈,敢问何为有情?平日的儿女情长,柴米油盐吗?请看佛教如何做解。有情(Sattva)梵语[众生]之意,包括一切人类、诸天、饿鬼、畜生、阿修罗等有情识之生命。凡有情皆有生死,六道轮回,生生不息,苦难不止。此三叉戟,专为断灭令世人所苦的贪嗔痴三毒,戳穿天上、地面和地下有情的关系。

上右手执『人骨念珠』遥远的某地不可知的时间,喇嘛把他们的遗骨奉献,经过无法预知的偶然最终汇集在一起,由精心的人琢磨成一串念珠。这样想,念珠里该有多少种因缘?

人骨念珠取自“眉轮骨”和“手指骨”,之中有什么玄机?僧人眼中,眉轮骨是观想的进出口,手指在平常执法器、数念珠,心思都藏在其中。如此,人骨念珠格外有伏魔驱邪的力量,还能让修行者强烈感受到无常的迅速,时刻不可懈怠。

下左手持『金刚索』一端是金刚杵,一端为钩子,表示钩缚一切妖魔鬼怪。

下右手握『嘎巴拉鼓』密宗典籍规定:制作嘎巴拉鼓分别要用16岁童男及12岁童女的头骨,然后蒙以猴皮,既是乐器,也是密宗修法时常用法器。击打鼓面,发出响声,可驱除恶魔,也象征阴阳两向,殊途同归,生死之后,终是一声“空”鼓回音。

双足两脚右屈左展,踏白色象王天,后者为凶暴异常的恶鬼神,降服于玛哈嘎拉神威之下。

其它配饰腰系虎皮裙,身披白象皮,色彩晦暗中有明丽,凸显降魔的怒气、制魔的霸气。项挂五十颗滴血人头,代表梵文五十个字母。青蛇缠在臂腕各处,威严和神力在肢体间生长蔓延,摄人心魄!细细解读,佛家的灵性已赋予各处细节启发觉悟的意义。忿怒相真的只是凶猛吗?在毫无分别心的观想世界中,猛厉何尝不是温婉?
忿怒是警醒,是满满的慈悲。

六臂瑪哈嘎拉護法祈請文

禮拜速覺行源觀自在

穿腳飾足踏維那也卡 身穿虎皮下袍大黑者

六臂眾蛇纏繞作飾嚴 右上手持鉞刀中珠鬘

下持骨鼓幷猛力敲擊 左手分持顱皿與三尖

及作束縛事業之勾索 爾現忿怒面相露獠牙

爾之三目忿視發直豎 仙都那記印於眉心間

頂上阿閦如來作印飾 頸系五十淌血人頭鬘

頂帶寶飾莊嚴骷髏冠 請由樹降受用朵瑪供

行者禮贊殊勝六臂者 祈依爾誓護持佛教法

祈依爾誓弘揚三勝寶 上師徒眾及眷屬逆緣

及障礙等伏祈作毀除 請速賜予成就所願事

上師怙主無別尊 行者至心作依止

請除我與有情眾 一切不淨垢染等

怙主上師無別尊 行者至心作依止

請除我與有情眾 一切逆緣障礙等

(以上八句誦三遍)

以此功德回向未來生 願能受持勝者妙法流

逆緣盡除得一切順緣 證得無別上師怙主境

六臂玛哈嘎啦祈祷文---导修

在佛教里,有很多尊不同的护法。其中分为世间护法与出世间护法。世间护法是世间的有力众生,他们有些是自愿发心护持佛法及奉持正法的众生,有些则是受过往各大师降伏而以誓约所缚,命其护持佛法的世间众生。在承负护法之责任前,世间护法本为龙族、魔众等“非人”众生。出世间之护法则为佛陀之悲心化现所出之忿怒形相。上述两种护法之性质完全不同。

  护法的工作是协助奉持正法的行者,为他们安排修行之顺缘及消灭内外的修持障碍。对修行者而言,外在的障碍只是其次,最主要的是降伏内心的障碍,所以我们必须倚重出世间护法之支援。对世间之护法,我们可以供养及祈请他们协助,但不可以依止他们。对出世间之护法,我们可以去依止,因为他们是诸佛之化相。世间与出世间护法二者之间的分别,我们必须清楚,二者与修行人的关系幷不一样。

  在出世间之众多护法中,以玛哈嘎拉(Mahakala)、吉祥天母(Palden Lhamo)及法王嘎拉路巴(Kalarupa)等最为著名。

  依宗喀巴大师所教示,行者宜依自己之程度而选择合宜依止之出世间护法。他们虽全为佛陀之化现,但因应众生之不同根器,他们之间仍是有分别的。

  正在修持菩提道次第下士道的行者,宜依止法王嘎拉路巴,因为他是因果法之法主,能支援行者生起出离心。中士道之行者可依止多闻天王,因为他特别护持行者之戒行。上士道之行者宜依止玛哈嘎拉,因为他是大悲观音之忿相,能助我们生起菩提心及作菩萨行、赐予一切共与不共成就及除去任何外、内、密障。以上分类乃一般教法,大家亦可以一开始就依止玛哈嘎拉,总之各别看自己之缘份、过往因缘及传承关系而选择依止合意之护法即可。

  在观音大士生起菩提心的一刹那,他在阿弥陀佛面前发心立誓:“若我救度一切众生之心退转,我之头身当裂为千片!”在不断救度众生以后,大士见仍有无量众生在生死六道中受苦,故又继续以悲心救度。在一段时间后,他又再由净土中看下来,众生之数目仍然无量,他又再继续度生之事业。这样地重复数次、历经多劫以后,大士再一次观视,以为众生必已度尽了,但见六道中之众生仍然无量,似乎毫无减少之迹像。大士感到很灰心,显现出退心之情况,他的头及身体便马上应誓而裂成了千片。这时,他的上师阿弥陀佛马上现前,把他的身首碎片拾起,重合为千手十一面之相,更策励观音大士继续精进不懈。观音在这以后就想:“在末法期中,有什么方法可以令众生免于短寿、贫乏及昏乱而得成就呢?”,此时,大士心间之“吽”字化生出玛哈嘎拉,顿时大地震动,世上所有魔王皆生出惧畏的心。所以我们知道,玛哈嘎拉正是观音之悲心的忿相化现。玛哈嘎拉是男相护法之首,修持他的法门即等于同时修持一切男相护法的法门。

  “玛哈嘎拉”是梵语,意思是“大黑”,但我们多尊称他为 “贡布”(Gonpo),即藏语中“怙主”的意思。玛哈嘎拉有六臂、四臂及白身等几十种化相,其传承有很悠久之历史。在西藏各派,他的不同化相都备受倚重,在我们格鲁派中当然亦不例外。

  玛哈嘎拉是格鲁派所有寺院都供奉的护法,但其六臂相与大藏寺有特别殊胜之因缘,可以说:这尊各派中共通的护法与大藏寺有不共的密切关系。

  现在随便说几个有关这护法与大藏寺的因缘:在大藏寺创建前,雅弘竹巴祖师看中了两块好地作建寺地点,难于抉择。这时候,有一只巨大乌鸦飞来,衔去了祖师手中之哈达,毕直地飞到其中一块地上的一棵柏树,把哈达挂了在树枝上。西藏人都认为乌鸦是护法的化相之一,所以祖师就依护法之建议,把树枝砍去了,然后绕着这棵大柏树干而建成大殿,创立了大藏寺。故此,大藏寺之建寺选地可说是由玛哈嘎拉亲自决定的!

  在建寺期间,祖师遇上了很多障碍,于是他写了一封信予宗喀巴大师求示。这时乌鸦又出现了,祖师把信系在乌鸦身上,它就飞到当时正在拉萨的宗喀巴大师处,后来又带回了回信。祖师依着宗喀巴大师指示之除障法,最后建成了大藏寺。这只乌鸦后来飞入了一块鸟形的石头中,大家就把这石头供于护法殿顶上了。

  在寺院建成以后,祖师因找不到造佛像之工匠而苦恼。这时候有三个黑人来到寺院,自称是由印度来的。祖师问他们有何专长,他们说自己精于造佛像,故此祖师就延请他们留下来为寺院造像,其中二人不愿意而继续上路去了,另一人同意留下。到寺院开光的时候,所有大小佛像都造好了,只余一尊六臂玛哈嘎拉像未造完,祖师也照原计划举行了竣工典礼。在聚会中,印度人带上了一个护法面具,表演一场法王舞。在跳舞时,他的身体越变越小,最后只剩下这个面具。众人马上去看那尊本来还未完成之护法像,发现护法像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完成了!大家都认为印度人其实是六臂玛哈嘎拉化现来帮助寺院的,他本人就融入了护法像中(注:此事亦记载于《安多政教史》一书中)。在这以后,大藏寺有一个其它同派寺院中没有的习俗。在有人作布施时,施主一般把供品一份一份地分派予每一位僧人,这是西藏寺院的传统。但在大藏寺,领诵师还会站起来宣读:“请分派‘黑人’的那一份!”,然后施主把额外的一份布施放予护法殿中。假设施主供施十块钱予每一位僧人,则也要供予护法一份同量的供养。“黑人”的意思是指那个印度工匠,也即护法之化身。在各寺院中,玛哈嘎拉是被普遍地敬仰的。但在大藏寺,他却更被视为寺院内活生生的成员之一!这是其它寺院中幷没有的独特传统。总之在大藏寺僧人应供时,寺院与施主也会供派同样的一份予护法。在去年,衲的一些洋弟子往大藏寺朝圣,带了澳大利亚出产之羊毛袜子,供养僧众每人一双,所以护法也依传统被供养了一双袜子,这恐怕是佛教历史上之第一遭!一般来说,我们是供养食品、香、花等等供品的,所以这对袜子成为了当地的一个佳话,大概护法也会感到这份供品有点莫名其妙!在其它寺院中也有玛哈嘎拉像,但大家对大藏寺的这一尊像之尊崇程度很不同。前面说到那位印度人建造了一半,后来印度人不见了,护法像却突然完成了,于是大家都认为印度人就是六臂玛哈嘎拉的化现。他把护法像建了一半,在他融入泥像之中时,就自然变化出造好了的护法像,所以大家都视这泥像为护法自己亲手塑造和开光的,把他尊称为“大藏怙主”,不同于由凡夫建造及开光的其它护法像。刚才说过本来是有三个印度人的,其中两个不愿留下,他们结果去了安多等地区之吉谛寺与初奇寺,分别塑造了四臂相玛哈嘎拉及四面相之玛哈嘎拉像,事后也是人不见了,大家认为这三位印度人分别是护法之六臂、四臂与四面相的化身。由他们塑成的这三尊护法被视为由护法亲自手造,特别受人敬仰,被合称为“怙主三兄弟”,成为了所有西藏寺院中极有名的三尊玛哈嘎拉护法像。

  在各种大藏寺法会中,衲对护法殿的护法供养法会印像特别深刻。护法殿中十分阴沉,诵这种仪轨又有特别的声律规矩,每个音会拉至一、两分钟长度而诵念,在黑暗中便只有钹、鼓及诵经声。在护法供养法会中,在黑暗中常会听到一些不知来源的脚步声,这些便是护法在殿中走动的声音。在一年一度的玛哈卡拉护法修持闭关中,全体僧人聚集殿中,由长老把殿门锁上,往后的一周内僧人就在殿中诵经,食及睡也都在大殿中,绝不可离殿中断(大殿中有厨房及厕所)。

  在大藏寺之五百多年历史中,凡在寺院有障碍时,都会有老虎、黑熊等猛兽在寺院附近出没,很多人认为这是护法示现之迹象。在有僧人破戒的时候,他们会很快还俗离寺,否则护法会对他们作很猛厉之惩罚,以维持寺院之清净。

  大藏寺的护法殿制造一种很香的柏香粉,以前每年都有人由远至五台山及蒙古等地来求取。这种柏香粉是由僧人祈请护法作加持的,由于寺僧的修持严谨及护法对大藏寺的不共密切加持,大藏寺的护法熏香粉极为灵验,有很多灵应。以前曾经有人偷去了寺院之牲畜,寺僧也不刻意寻找,只在护法像前祈请一下。在此同时,被偷走之牲畜的头角喷出火焰,把盗贼都吓傻了,马上交回牲畜,幷求寺僧代为向护法祈请原宥。从此以后,就不再有什么人敢偷大藏寺的东西了。一般来说,藏民是很诚实的人,但其中少不免也有少数的坏份子,但他们不论如何坏,总不敢碰大藏寺的产业与物品!大藏寺附近以前有很多猛兽,常常击杀牲畜,但凡颈上系着大藏寺护法殿之柏香的牛、马等,从未有被野兽攻击的先例。

  衲的香港弟子,曾经往内地朝见贡唐仁波切大师。大师是西藏首席之高僧。他老人家一听到大藏寺的名字时,马上说:“大藏寺的护法像是很有威望的!这不是一般的护法像!”。在过去的政治变动中,大藏寺被完全破坏了,唯独护法殿至今仍保存下来,丝毫未被破坏。

  另者,六臂玛哈嘎拉护法乃观音之忿怒相化身,西藏人和汉人与观音大士之因缘很深,所以也特别适宜依止这位护法。

  大藏寺所采用之玛哈嘎拉祈请文是印度固青沙华里巴大师所著的。大师在距离菩提伽耶金刚座不远的一个山洞中修行,他对这位护法十分仰重。有一天,他从洞中出来时,见到护法示现在洞外之树上。在大师往上看时,随口即时的诵出这一篇祈请礼赞文。由于大师是由下往上看上去的,赞文内容便由护法的脚开始描述,然后是护法的腰,渐次往上形容他的化相。这个祈请文,幷不是修持仪轨,也没有自化本尊或对生本尊之观想环节,所以各位不需灌顶就可以修诵它。这是一篇最为流行的玛哈嘎拉祈请文,在藏地不论有否口传,许多僧俗二众均天天修诵它。大家可以把这诵文视为单独的一项课诵,亦可把它加在修任何仪轨后的回向部分。

  现在衲稍为讲述一下诵文的内容:

  吽 礼拜速觉行源观自在

  这一句是礼赞句,所礼赞的是与观音同一体性的玛哈嘎拉护法。“速觉行源”是指护法常常迅速地为众生作息灾及增益等四种事业。为什么护法能迅速和及时地为众生加持呢?这正因为他的本源是以大悲心闻名的观音大士。

  穿脚饰足踏维那也卡 身穿虎皮下袍大黑者

  由此二句至后来的“顶带宝饰庄严骷髅冠”共十三句,是描述护法威武的形相。刚才衲已解释过,撰这诵文的祖师,突然亲见到护法化现在一棵树上。当时的情形是,祖师在树下上望,见到护法在树上显现。由于祖师是由护法的足部逐渐把目光上移的,所以他撰写的诵文,对护法之身相形容便由脚开始,然后才描述腰部、上身,最后才形容头部。

  玛哈嘎拉足踩的“维那也卡”(梵文Vinayaka),是象头人身的形相。这位是一个财神,手上拿着一根白萝卜。我们要心想,单单这萝卜上的一片小小的叶,已足抵全宇宙中之财富总和。这样地想,对我们之资财增长有帮助。护法幷非仇恨维那也卡而把他踩在足下。这象头人身的财神,事实上可说是护法的“助手”。

  护法的下身披着虎皮裙。文中的“大黑者”是护法的名字。

  六臂众蛇缠绕作饰严 右上手持钺刀中珠鬘

  下持骨鼓幷猛力敲击 左手分持颅皿与三尖

  及作束缚事业之勾索

  护法的六只手臂皆有蛇缠绕着,就似手镯似的。他的右边的三只手,由上而下分别持弧刀、念珠及骨鼓。他最上方的一只手,是持着弧刀置胸前的。护法的左边三只手,由上而下分别持骷髅皿、三尖杖及勾索,最上持皿的手是置于胸前的。

  尔现忿怒面相露獠牙 尔之三目忿视发直竖

  仙都那记印于眉心间 顶上阿閦如来作印饰

  颈系五十淌血人头鬘 顶带宝饰庄严骷髅冠

  这段是形容护法的头部。他的面容显现忿怒的表情,露出獠牙。在双目之间,有一只竖立的眼睛。在这第三眼的上方额头,有一个橙红色的“仙都那”印记(梵文Sindura)。这个印记,有很广大的内义,十分殊胜。衲在此场合若讲述这印记的密义幷不恰当,大家知道这印记代表了空行母及一切怀爱力量在内便足够了。

  护法的颈佩带由五十个人头串成的颈环,头顶带着五骷髅冠。文中说他的顶上有不动如来印饰,但不动如来是以一个小小的蓝色金刚杵来表征的。

  以上已说完护法之形相。由于这幷非一个仪轨,在诵祈请文时,我们不必观想他的形相。只需一心依止地诵念即可。

  行者礼赞殊胜六臂者 祈依尔誓护持佛教法

  祈依尔誓弘扬三胜宝 上师徒众及眷属逆缘

  及障碍等伏祈作毁除 请速赐予成就所愿事

  吽

  上师怙主无别尊 行者至心作依止

  请除我与有情众 一切不净垢染等

  这一段是祈请与玛哈嘎拉同一体性的恩师,除去我与众生的内障,亦即贪、贞、痴等烦恼。“上师怙主无别尊”一句,是强调上师即玛哈嘎拉的人间化身、二者幷无分别之意。

  怙主上师无别尊 行者至心作依止

  请除我与有情众 一切逆缘障碍等

  这段是求请护法除去我与众生的外障,例如邪术、魔障、天灾、人祸、鬼神加害等等。“怙主上师无别尊”一句,是强调护法其实就是自己之上师的一个化现、二者幷无分别之意。

  由“吽!上师怙主无别尊……”至“……一切逆缘障碍等”八句,应至心地诵三遍。

  以此功德回向未来生 愿能受持胜者妙法流

  逆缘尽除得一切顺缘 证得无别上师怙主境

  这是回向偈,文义十分显明,应该不必衲解释了。大家可以发心诵这个很殊胜之祈请文,但不需作观想,只需要一心依止地去祈请就可以了。衲自小就开始诵这个祈请文,在座各位因为与衲有了师徒传承关系,所以也可以说与大藏寺有了关连,又由于六臂玛哈嘎拉护法一向与大藏寺有很密切之因缘,所以大家必定能轻易地获得他的加持。

----------------------------------------
广惠寺网:www.qhguanghuisi.com
佛友QQ群:127447869
微信公众平台:qhguanghuisi
也可扫描下图进行关注

版权所有 青海省大通县广惠寺 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若有随喜寺院重建功德者,可直接到寺院咨询或向寺院微信公众账号:qhguanghuisi 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