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 主页 > 佛宝文物 > 活佛遗著 >
200年前,他比魏源更早睁眼看世界!
  时间:2016-07-06 17:05 来源:www.qhguanghuisi.com 作者:尕军娃
更多


    学过中学历史的都知道,魏源是中国“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但你可知道,就在魏源那个年代,一位来自遥远青海广惠寺的一位活佛,也正游历四方、与各国友人谈笑风生,还写出了至今有英、法、俄等五种语言译本的世界地理志——《世界广论》? 大家都知道,藏区通往世界的路如此崎岖,大多数人终生与雪山、草原作伴,无缘大海或城市。而他,却又为何能写出这样的历史巨著呢? 清乾隆五十四年(藏历土鸡年,1789年),在青海乌兰穆拉(今海北州海晏县托勒乡)的一户牧民家里,一个孩子呱呱坠地。当他2岁时,被三世土观呼图克图·洛桑·却吉尼玛认定为广惠寺三世敏珠尔呼图克图的转世灵童。随后,他在三世却藏呼图克图·阿旺·图丹旺秀处出家受戒,学习藏文经法,法号札木巴尔·丹增尼玛。 乾隆五十七年(藏历水鼠年,1792年)迎驻广惠寺坐床,其后不久便与三世嘉木样呼图克图结伴入西藏哲蚌寺郭莽扎仓学习经文,通达了《五部大论》,广读佛教哲学、文学、天文学等各种书籍,成为佛界杰出的年青学者,也给他未来与老外谈笑风生打下扎实基础。
    嘉庆四年(藏历土羊年,1799年),四世敏珠尔奉旨入京供职,钦准“敏珠尔呼图克图,在紫禁城内乘坐轿车”,显赫一时。道光八年(藏历土鼠年,1828年)皇帝谕内阁:“敏珠尔呼图克图经艺纯熟俱掌管喇嘛印多年,所办一切捐输事件均属妥贴……敏珠尔呼图克图著加恩赏用貂皮全坐褥。”是年,被邀请到拉卜楞寺给僧众讲解《兜率上师瑜伽颂》的指引,拉卜楞寺大拉浪献上白银九百两,作为酬谢。从嘉庆二十年至道光十年(1820~1830年),四世敏珠尔用十年时间,著《世界广论》一书,这是第一部用藏文撰写的完整的世界地理著作,详细程度超乎现代人想象。 书中,谈到日耳曼国人借助雪橇行走冰上,四世敏珠尔写道:“显贵者们相对而行时,仿佛坐于木制的宫殿中,相对有两块铁板,由很多马拉着行走。” 提及那不勒斯附近可治人疾病的山洞时,他则补充道:“ 我从莫斯科之地的太医尧西普处亲闻,这样的山洞在伊犁境内也有一座。” 写到欧洲时,他甚至详细描述了主要生长在欧洲的橄榄树,“ 那里还有一种树叫橄榄树,它的果实能被食用也能制成油,叶子可以喂家畜……” 。 他还总结说,“(欧洲)各国的国王们通常对彼此友爱,如果一个国家有物资紧缺情况,立即能得到其他国家捐助。男人一般不到三十岁不结婚成家,而女人一般在二十多岁。没有一夫多妻的习惯,无论是教士,僧人,修女或皇室,都较尊敬女性。”在写作中,敏珠尔也不乏比较:“ 大体上来说,汉人相貌姣好,身材健美,言谈中声音温柔有礼貌,但很难信任他人。因此如果他们的确信任某人,一定是非常忠诚的。” 英国人则不太讨他喜欢:“对比于其他欧洲人,英国人更加嗜酒且不礼貌。”看到这些描写,人们不禁要问,敏珠尔活佛到底从哪获得了这些知识?俄罗斯学者理直气壮地把功劳揽到了自己身上。
    的确,在那个年代,中国人对外部世界了解极其有限,连俄罗斯东正教来华的布道团教士都被称作“喇嘛”。敏珠尔喇嘛与俄罗斯“喇嘛”在北京成了要好的朋友。俄罗斯学者因此认为,《世界广论》是在此基础上完成。但是,中国学者发现不对啊,《世界广论》的成书时间明明早于布道团到京啊!唯一能确认的是,书中部分内容是敏珠尔后来向俄罗斯“喇嘛”请教并增补的。最著名的海外藏学家、意大利学者图齐几乎接近谜底:他认定,这本喇嘛写的地理志竟然神奇地显示出“某种源自意大利的世界观”。图齐推测:要么是18世纪进入西藏的传教士给敏珠尔留下了资料,要么是耶稣会在中国出版的论著影响了他。可惜图齐没能揭破谜底。毕竟,那些书主要还是关于基督教,但敏珠尔的书可是包罗万象。看看他对非洲尼罗河鳄鱼的记载:“名叫刺瓦而多的龙,体似蜥蜴,鼻子长约八训,颜色为褐色,生活于陆地上的人或水里的鱼等,它不论种别,杀而食之……” 复旦大学博士魏毅研究发现,事实上,意大利传教士艾儒略以汉语翻译的《职方外纪》对敏珠尔影响最大。在那样一个交通不便的年代,走遍了印度、尼泊尔、阿富汗等国家地区的敏珠尔已经算是个“旅行达人”,但他的足迹仍然局限于亚洲地带。所以他在参考200年前的这本《职方外纪》的同时,又利用自己在北京的优势,广泛接触海外人士、了解国际新闻,对书里的信息进行修正。《职方外纪》中,威尼斯和比萨还是意大利的领地,但在四世敏珠尔的年代,这两个地方已陷落为奥地利帝国的一部分。即使身在遥远的中国,敏珠尔仍细心观察出了这种变化,在书中将两地由“意大利”章节移至“奥地利”章节。
    又比如,艾儒略错误地以为格陵兰岛有丰富地热,敏珠尔却综合自身知识,纠正了这一点。敏珠尔也是一个特别兢兢业业的人,为了写好这本世界地理志,他反复求证,努力完善。《职方外纪》中记载了不死鸟,它自焚重生的传说在古埃及和古希腊皆有流传。敏珠尔心想这可真是神了,便抱着怀疑的态度跑去向俄罗斯布道团们求证,之后在《世界广论》中写道:“据欧洲俄罗斯人说,这是不真实的。” 科学地给读者提供了另一个视角的观点。 另一方面,《职方外纪》的宗教神学色彩虽与汉族学者的传统观念格格不入,但对四世敏珠尔却格外有吸引力,也引发他得出了不少有趣的结论。例如对《职方外纪》描述的西班牙托莱多圣母主教堂,敏珠尔在书中评述道:“神殿内塔座上为何人?七位国王的塑像分别为何人?据分析,金制塔座上是不是本初佛的塑像,七尊国王的塑像,是不是月贤等七位法王的塑像呢?”事实上,塔座上供奉的显然是耶稣,敏珠尔却凭照佛教理论,认为雕塑肯定是万物创造者,于是推论是本初佛。《职方外纪》原先记录的分别是六位犹太王,但敏珠尔改为七位,也是为了附会与佛陀同释迦族的“七法王”。
    四世敏珠尔的地理志是第一本提到亚洲以外国家人文地理的藏文书籍。其中描述西藏的章节被翻译为多国语言,而藏族人通过这本经典也对藏地以外的世界有了初步了解。《世界广论》成书年代甚至早于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魏源的《海国图志》,敏珠尔是毫无疑问藏族“睁眼看世界”第一人。在200年后的今天,该书仍然作为寺院僧众的阅读书目和国内外学者的研究科目,广为流传。当然,作为一名有学识的活佛,四世敏珠尔除了著有这部《世界广论》外,还有著有藏医药方典籍《秘诀宝源》至今仍被蒙藏医学界作为重要学习和研究典籍。 清道光十八年(藏历土狗年,1838年),四世敏珠尔在北京东黄寺,享年50岁。随后,其遗体被运回广惠寺供奉。
 
版权所有 青海省大通县广惠寺 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
若有随喜寺院重建功德者,可直接到寺院咨询或向寺院微信公众账号:qhguanghuisi 咨询